抵达理性的课堂

  人各有悟性,而悟性的高低深浅,取决于是否具备理性思考的自觉与能力。

  从道的角度理性地思考我们熟视的课堂,教师、教材、学生、黑板等资源只是有利于教与学的载体和平台,一些我们看不到的东西才是更重要的。比如教师的教学理念、方法与策略,良好的师生关系,课堂的安全舒适和妥帖幸福感,以及每个孩子独特的个性、思维方式和认知规律,甚至师生之间、生生之间在课堂上形成的看不见摸不着、有条不紊、暗流涌动的契合关系,还有与课堂外部的现实世界建立的联系……教师一旦感悟到这些,便开启了对理性课堂的思考。

  幼稚的教师仅仅把“我知”轻描淡写地展现给学生,从而让学生错误地以为,知识无外乎就是从别人头脑和书本里东挪西借拼凑的东西,因而很难抵达理性的课堂。

  理性的课堂固然与专业素养的提升、人生阅历的积淀有关,更与对生命的悲悯与人性的体察有关。一个教师对课堂的理性认知从“我在上课”,上升到“我知道我在上课”,最终抵达“我期盼我的课堂惠泽孩子的生命”。这样的课堂终因教师的理性认知而改变,告别程序式的流程,辨析并抛却错综纷杂的假象和错误,关注理解孩子的眼神、表情、谈吐和不经意的举动背后所表达的含义与需求,在孩子的最近发展区里情真意切地谨言慎行、循循善诱。

  教学中最令人欣喜的事情莫过于给孩子提供思维的空间,看着一个个孩子不断收获惊喜而心花怒放。这是件多么生动有趣且富有挑战的事情,学生思维的提升和智慧的启迪都会与你理性的认识不谋而合,思维相遇达成的善果恰恰就在于“相荡而生涟漪”“相击而生灵光”,课堂会因为你的懂得而变得通达,更有了恰如其分的深度与温度,这种美好的教育姿态将把孩子引向未来。

  反观教学的现状,教师普遍太“忙”。忙于备课研课磨课,忙于批作业辅导后进生,忙于形形色色的事务性工作。但我还是不厌其烦地告诉身边的每一个人,有时间要多去看看“丰富的隐形的课堂”,看“别人没有看到的东西”,耐心去听它们告诉了我们什么。让理性的思考走进大脑,并沉浸于理性思考的世界,拆除所有客体与虚无之间的围墙,体谅周围服务于课堂教学的一切,然后把理性与感情融合,融入其中,为我所用。

  理性的课堂以陪伴而非驱使的姿态与学生和睦相处,在不言而教中用智慧启迪智慧,引领学生欢畅淋漓地去享受生活和生命之美,感受自然、天地之爱。

责任编辑:晁芳芳